多彩菏泽非遗 大美曹州面塑

2019-08-21 14:56:56   来源:
[摘要] 近年来,菏泽市投入数百万元,重点关注非物质文化遗产遗产保护与的问题,努力打造中国牡丹之都、武术之乡、书

    很多人向往着远方,却没有注意到身边的美。正如她,从市井喧嚣中中走来,在乡土人文的土壤中盛开,低调到很多山东人都不知道她的存在。如果你俯下身来观察,你会发现她就正如菏泽牡丹一般多彩,她就是曹州面塑!

    近年来,菏泽市投入数百万元,重点关注非物质文化遗产遗产保护与的问题,努力打造中国牡丹之都、武术之乡、书画之乡、戏曲之乡、民间艺术之乡;对尧的传说、鲁西南鼓吹乐、曹州面塑、鲁西南织锦技艺等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的项目,制定了专项保护规划,设立展示、展演场所,建立传习、传播基地,加大了传承和保护力度。正是如此,一系列的非遗展览馆建立起来了,比如穆李村的曹州面塑艺术馆。近日,来自烟台大学的“初终”实践队奔赴曹州面塑艺术馆,探访“曹州面塑”的奥秘。

    走进曹州面塑艺术馆,就像是进入了《格列佛游记》中的小人国——千百个小面人在陈列柜中摆放。从昆虫到农夫,从草根到仙侠……这里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现实与神话交接的殿堂。诸多栩栩如生的面人,代表着形形色色的人物,背后是一个又一个生动的民间故事。在这里,你很难将目光移开面塑之外,因为这里的一切都让人叹为观止——何晓铮师傅所作的《螃蟹》,无论是色彩,还是造型,都与真螃蟹无异;李景素师傅随手制作的牡丹花,让粗心的游客凑近闻香;李震报师傅制作的《56个民族》规模宏大,56个面人各具特色,象征着民族团结友爱……这种出彩的作品在此比比皆是,令人陶醉在此,眼花缭乱。 

    馆内的宣传牌,将曹州面塑的历史娓娓道来:菏泽古称曹州。曹州面人是在古代祭天地、敬鬼神的“花供”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相传早在尧舜时代,地处黄河流域的菏泽就常因黄河决口,天灾人祸几乎不断。当时,当地人们为避灾祸、求平安,常捕杀猎物,敬天地、求神灵、祭奠列祖。后来为了节约,便史用面粉调和后捏成猪、羊,代替活物,即所谓的“花供”。这就是早期的菏泽面塑。到了唐代就便出现生面塑、熟面刷色塑和熟面染色塑三种。数千年间,当地面塑历经沧桑变幻,几度沉浮兴衰。据碑文记载,1852年(清咸丰二年)江西弋阳的米塑艺人王清原、郭湘云游艺菏泽,来到穆李村,与当地的花供艺人郝胜、杨白四合作,把米塑与花供技艺结合起来,形成了今日的“曹州面人”。 匠人们采用可塑性较强的白面和糯米面为原料,染成黑、白、蓝、绿、红、黄、紫等多种颜色,由塑动物、瓜果发展到塑人物,使面塑初步形成艺术品。从而使面塑艺术大大提高,随后广收门徒,传授技艺,于是穆李庄一带便成为菏泽面塑艺术的发源地。从此,曹州面塑脱离民俗功用,成为一种集观赏和把玩于一体的民间工艺品。可谓“天下面塑出穆李”。


    穆李村面塑艺人走南闯北,对我国的面塑技艺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此次调研,“初终”实践队与曹县面人第七代传人李芳亮,以及其他传承人陈素景、李震报进行了深入交流与探讨,了解到了更多曹州曹州面塑的发展现状:
 

    面塑的直接传承者已不再将制作面人当做主要经济来源,而是以教育培训为主——越来越多的乡亲,甚至是外地人前来拜师学艺。值得一提的是,他们不仅传授给的学徒,还将课程带到了学校里。“一天最少4节课,最多8节”,传人陈素景如是说。从孩子抓起,不仅可以提高孩子的审美、动手能力,还能使孩子树立对家乡的自豪感和归属感,有利于文化自信的树立。
更令人可喜的是,对于非继承人来说,因为面塑有“入门快,简单易学”的特点,非常适合没有技能的人学习。一些村民学习面塑制作后,打通了自己的致富之路。仅菏泽牡丹区,就有2000余人从事面人制造,这不仅带来了大量的工作机会,也丰富了市民的消费选择。人们越来越重视非遗的保护和传承,面塑的销路越来越广了,受益也更加可观了。无论是面塑制作者还是普通民众,对面塑未来的发展前景都十分看好。
 

    不难发现,曹州面人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曹州面塑的传承者们任重道远,他们的使命不仅局限于保护与传承,还要从世间百态中发掘亮点,创新曹州面人。希望政府与社会力量一道,加大非遗保护力度,面塑艺术必定能揭开神秘的面纱,为普罗大众所喜爱。(烟台大学 “初终”实践队)

 

文章关键词: 菏泽 非遗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