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睦晗:菏泽人的牡丹情结

2021-11-12 10:14:05   来源:
[摘要] 张睦晗在菏泽出生,也在菏泽长大,在外读完大学,又回到了菏泽。毕业后在牡丹产业中心从事牡丹宣传工作。她的家对面就是曹州牡丹园,从小看惯的风景,不以为那是风景。从小看惯的牡丹,不觉得她有什么特别的美丽。直到有一天,她重新认识了牡丹。

       张睦晗在菏泽出生,也在菏泽长大,在外读完大学,又回到了菏泽。毕业后在牡丹产业中心从事牡丹宣传工作。她的家对面就是曹州牡丹园,从小看惯的风景,不以为那是风景。从小看惯的牡丹,不觉得她有什么特别的美丽。直到有一天,她重新认识了牡丹。

1.jpg

       几年前的一个春天,张睦晗和妈妈陪亲戚到牡丹园看花。她从新加坡来,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没有想到是,在看到牡丹的那个瞬间,她竟然像年轻女孩一样惊呼起来:“哦,太美了,太美了。”一个男子,偷偷掐下一朵牡丹花。老太太冲上前大声斥责:“你不能这样对待一朵花,在新加坡,你这样的行为是要受鞭刑的!”

3.jpg

       也是那一天,在牡丹园,张睦晗和家人、亲戚遇到了高秉涵先生。老先生说:每年牡丹花开时节,他都要从台湾来到菏泽,一是到母亲坟头祭拜,二是到牡丹园里看花。老先生还说:漂泊在外的人,最思念的是故乡,是母亲。在每一个思念亲人的梦里,都闻得见牡丹香。


       因为工作关系,张睦晗接触到很多花农,百花园的孙文海师傅就是其中的一位。2020年,他获得首届中国牡丹之都(菏泽)卓越贡献奖,张睦晗陪同记者前去采访他时,他正在花田里忙碌着,黧黑的面孔,手上沾满泥土,连声说:“我就是个花农,侍弄牡丹是我的本分。”


       孙文海从少年时代就跟着父亲孙景玉在花田里坚守。一年又一年,花开花又落,数十寒暑,苦心育牡丹,从青春到白头。牡丹花圃里,“景玉牡丹”和“文海牡丹”堪称双绝。


       2021世界牡丹大会举办前夕,张睦晗在牡丹园见到年已八旬的牡丹专家毛文岳老师,一边忙着牡丹新产品的研发,一边忙着世界牡丹大会分论坛的筹备工作。


       张睦晗说:“毛老师,忙完花会就去采访你。”


       毛老师说:“我有啥好采访的,有空过来喝牡丹咖啡吧,我又研究出一种新口味。”言犹在耳,老先生却在5月14日忽然去了,带走了一肚子的牡丹故事,撂下多项未完成的牡丹研发课题。一位成就卓著的牡丹专家走了,对菏泽、对全国牡丹界,都是一大损失。


       这消息如警钟般,带给张睦晗极大的震撼。挖掘牡丹文化的脚步,不容半点迟缓。获得2021中国牡丹之都(菏泽)卓越贡献奖的牡丹研发团队是赵楼社区的九位老先生,年龄最大的81岁。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他们就潜心于牡丹新品种的选育和栽培,解决了许多高精尖的难题,撑起菏泽牡丹的一片天,是菏泽牡丹走出中国、走向世界的功臣。


       他们是:他们是赵孝之、赵孝庆、赵建修、赵建朋、赵孝崇、赵忠庆、高勤喜、赵洪成、赵孝邦。

2.jpg

       张睦晗表示:明天,就去寻访他们的牡丹故事。传承牡丹文化,发展牡丹产业,让牡丹为人类带来健康和美丽,让世界爱上菏泽牡丹。(来源: 魅力菏泽城)

文章关键词: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