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比爱更辽阔——王继堂诗文集《西北汉子黄土情》序

2020-08-18 17:28:15   来源:

   思念比爱更辽阔

——王继堂诗文集《西北汉子黄土情》序

 文/张兴彦 

微信图片_20200818172629.jpg

     继堂新书即将付梓,特意约我为之写个序,我没有推托。不是不谦虚,而是我想把收获的这份“信任”,化作殷殷祝福,以壮行色。

    人的一生谁也说不清会遇到怎样的人,或许缘分都是命中注定的,认识继堂便是如此。继堂出生在甘肃定西,早年即离开故土来到菏泽,在这里学习工作、娶妻生子,可以算得上“半个菏泽人”了。他为人正直,性情豪爽,是个典型的西北汉子。

    屈指算来,我和继堂认识大概有20来年了。我们虽然不在一起共事,却做着几乎同样的工作。继堂很勤奋,也很有才情。读中学时,他的文章即曾获定西县西巩驿学区中小学生作文大奖赛一等奖。这些年,无论多忙,他都不曾停下过手中的笔,《水窖情》《梦回老屋》《乡村的春天》等散文,频频出现在报端。读者不仅能从中领略大西北的风土人情,而且还能体察到一个游子的浓浓思乡情节,《西北汉子黄土情》更是把这种乡愁表达得淋漓尽致。“长期以来对母亲的牵挂和黄土的深情一直困扰着我,那里有我童年的乐趣和成长的快乐,更多的是母亲的守候与期盼。曾几何时,我一直努力寻找倾诉的对象,终于有一天我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踏上了西去的列车,将压抑已久的情怀抛洒给大地,诉说给黄土……”这样的语言,不矫作、不煽情、不媚俗,却句句撩拨心弦,让人瞬间泪目,不忍卒读。

    一位文学评论家曾尖锐地指出,中国当代散文的所谓繁荣,其实是一种假象。不仅如此,甚至正处在一种危急之中。这种危急,来自于散文的四个缺乏:缺乏粗壮的灵魂,缺乏强健的精神,缺乏柔软洁净的心灵,缺乏独立自由的思想。

    反观继堂的散文,笔触清新,情景交融,感情真挚,耐人寻味。既有来自心灵之上的安恬与沉静,也有对远去的村庄的牵挂和怀念,更有对美好未来的期许和向往。其中既有粗壮的灵魂、强健的精神,亦不乏柔软洁净的心灵和独立自由的思想。如,《皮影戏》《木棉花》《难忘旧纸鸢》等文章,通过对往事的追忆、细节的刻画和情感的铺陈,为我们展示了一幅幅火热的生活画卷和情境,表达了作者对家乡的眷恋和一往深情。

    而最能催人泪下的是作者纪念母亲的文章,其中尤以《母亲的背斗》《乡下的母亲》和《俺娘今年70岁》,最为感人至深,令人印象深刻。“端详母亲,那是一张淳朴的农妇的脸。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许多印记,蓬乱的头发里杂生着无数白发,明明白白诉说着岁月的霜刀雪剑;她满脸的皱纹,沟沟坎坎地昭示着日子的起伏艰难。母亲一生都在乡下生活,没有文化,不善言谈。她的老实、本分、善良、勤劳在家乡是有口皆碑的。她最远到过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县城……”一个普普通通、有血有肉、栩栩如生的母亲形象跃然纸上,让人柔肠百转、顿生敬意。

    本书的压轴篇,一组纪念母亲的诗歌,句子结构单纯,语言朴实无华,叙述流畅自然,只求达意,绝不铺张,如泣如诉、凄婉动人,令人心绪难平、不能自已。

继堂在电话中说,他想用这本书,来缅怀逝去的母亲,寄托对母亲的哀思。作为兄长,在此之际写下这段文字,以示祈愿和追思。几点感悟,似嫌粗浅,权且为序。

 

                2020年8月7日夜于中国牡丹之都

   (作者系菏泽市广播电视台考核监察部主任,主任编辑)


文章关键词:

猜你喜欢

更多
王超英:用镜头讲好菏泽故事

擦拭相机,蓄势待发▲翻阅刊登摄影作品的《人民日报》 ▶一张照片,一段故事王超英在水中拍摄救灾照片(资料片)1980年,济菏铁路通车,她骑车20多里,爬上铁道南侧的小平房,按下了快门,记录了第一列火车开进菏泽的瞬间。1993年,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和强龙卷风多次袭击菏泽,造成1299个村庄98.7万名群众被洪水围困,她,以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