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故事|菏泽:擦亮咱们的“菏泽红”

2019-07-03 11:09:49   来源:牡丹晚报
[摘要] 乱世的枪声破空而至,红色的基因便开始在中华大地上流淌,革命先烈用鲜血铸就了“中国红”,为我们撑起了一片没有硝烟的天空。

  乱世的枪声破空而至,红色的基因便开始在中华大地上流淌,革命先烈用鲜血铸就了“中国红”,为我们撑起了一片没有硝烟的天空。翻开厚重的历史,在鲁西南这片热土上,流淌着一种代代传承的红色精神,孕育了无数名垂青史的英雄豪杰、不曾留名的革命烈士、披荆斩棘的革命团体。这里,有彪炳史册的红三村保卫战、刘邓大军过黄河;这里,有千秋永在的红色遗迹——山东省菏泽市鲁西南抗日烈士陵园、湖西革命烈士陵园;这里,有多如繁星的红色人物,王鸿一、何思源、赵登禹、袁复荣……

  当然,作为冀鲁豫边区曾经的“核心区”,这里还有很多鲜为人知的红色故事和为革命默默奉献的普通人。为了挖掘身边的红色文化,有不少山东菏泽人致力于其中,查阅浩如烟海的史料、踏遍留有遗迹的古老村庄、访遍曾见证过革命的耄耋老人,多年寻觅只为还原那段历史、寻找红色记忆。在山东菏泽鄄城,就有这样一群志愿者团队,他们建立抗日史料展室、寻找鲁西银行遗址、挖掘红色故事、探访当年的见证者,他们用行动和一腔热血,还原这片红色土壤上的峥嵘岁月,一展鄄城乃至菏泽作为革命老区的红色魅力。

  近日,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跟随这些志愿者的脚步,近距离触摸那段峥嵘岁月,感受那抹永恒激荡的“菏泽红”。

微信截图_20190703112228.png

志愿者自发筹建的史料展室

  自发筹建史料展室,“边区精神”在此浓缩凝聚

  山东菏泽鄄城县北部的黄河滩区一带,在抗日战争时期,曾是冀鲁豫边区的红色堡垒地带,凭借特殊的地理条件,黄河滩成为共产党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的绝好场所。段君毅、万里、纪登奎、张国华、匡斌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曾长期活动在鄄城北部的黄河滩区一带,领导抗日斗争,开展民主民生运动。冀鲁豫边区的重要机关单位,如冀鲁豫边区第二地委、冀鲁豫日报、鲁西银行、冀鲁豫边区第一抗日中学、伤员医院等,都集中在鄄北的黄河岸畔,黄河滩为我党取得抗日战争乃至解放战争的胜利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黄河滩波澜壮阔的历史不能忘记,冀鲁豫伟大的边区精神不能忘记,所以我们才组建了抗日研究会,创建了抗日史料展室,在收集整理史料的同时,挖掘一些鲜为人知的红色故事和文物。”菏泽市文旅投资集团研学旅游部主任、冀鲁豫边区抗日研究会会长徐文成说。谈起鄄北黄河滩区的红色故事,这位对红色文化有深深情怀的展室创始人,似乎打开了话匣子,顺着他的思路回首七十多年前的往事,纵然隔着历史的藩篱,边区革命的画面依然触手可及。

  阵地电话、战役用的号角、缴获的刺刀、鲁西银行20元和10元面值的纸币、部队内部的证件……走进冀鲁豫边区黄河岸畔抗日史料展室,一幅幅珍贵的历史照片,一个个记录史料的展板,一件件革命先辈用过的战物,瞬间把思绪拉回到上世纪四十年代。

  “这就是1943年鲁西银行印制的钞票,是花大价钱从一位收藏者手中淘来的。这个史料展室虽然不大,但包含的内容和实物却不少,有的是捐赠的,有的是我们志愿者自掏腰包淘来的。”徐文成说,“淘这些老物件确实不太容易,志愿者们走街串巷,踏遍附近村庄,几乎是谁家破旧就去谁家问,哪里脏乱就去哪里淘。”

  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了解到,正是因为有同样的红色文化情怀,2016年,在徐文成的带领下,鄄城县十余名志同道合的志愿者成立了鄄城县冀鲁豫边区抗日研究会,又自掏腰包筹建了这间“民间版”的抗日史料展室。该展室已经是菏泽市委宣传部挂牌的全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菏泽市党史委挂牌的全市“党史教育基地”。这些志愿者来自各个行业各个领域,既有文化系统的工作人员,也有学校的校长、老师,还有社会各界的其他人士。

  “这间抗日史料展室也是东迁西徙,三次换地,最初在李进士堂镇的马桥村村委会,那里曾是鲁西银行的一处印刷所,但缺少管理员,经过三次搬家,才搬到了现在的李进士堂中心完小院内。在学校里,可以让学生们零距离地接触到身边的红色文化,更方便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冀鲁豫边区抗日研究会副会长、李进士堂中心完小校长房红领说。

微信截图_20190703112218.png

  冀鲁豫边区第一个民选村政权,“豆选”诞生

  展室内,有这样一段史料记载:1942年,冀鲁豫边区的抗日战争进入最困难的时期,天气大旱,粮食欠收,敌人的“三光”政策,让群众既恨又怕,基层党组织也遭受到严重破坏。为扭转斗争局面,中共中央发出了《对目前冀鲁豫工作的指示》。1942年秋天,刘少奇同志途经边区,到冀鲁豫边区组织召开了多个座谈会,强调开展民主民生、减租减息运动的重要性,要求干部树立牢固的群众观念,要给群众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利益。

  1943年春天,边区领导段君毅、万里、纪登奎等在鄄城县李进士堂镇许堂村召开会议,决定以旧城集作为民生运动的试点村。“访贫问苦,扎根串连,自上而下发动群众,成立农会、妇救会、青救会、儿童团,把各个阶层的群众全面发动起来。在减租减息的同时,推行民主建政的试点。”徐文成说。据介绍,1943年麦收前夕,万里来到旧城,听取了纪登奎的汇报,开始了民选的试点工作,首先从直选村干部开始。

  当时的农村,农民不会写字,投不了票。但文化程度低不是拒绝推行民主的理由,只要有追求民主之心总会找到合适的方式,于是,便有了“豆选”的办法。

  瓷碗作票箱,村长候选人整齐地坐成一排。每个人背后放一个大瓷碗,选举人手拿和应选人相等数的豆子,列队在候选人背后走过时,想选谁就在谁碗里轻轻放上一颗豆子,以豆子多者当选。在纪登奎等边区领导的主持下,旧城集村的村长和副村长就这样被选出来了,冀鲁豫边区第一个真正的民选村政权在旧瓷碗中诞生了。

  历久弥新的政治智慧:冀鲁豫边区的“群众路线”

  “民主民生运动,对冀鲁豫边区的壮大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觉醒了的人民群众踊跃支持共产党的政策,冀鲁豫边区的发展进入了快车道,为日后取得抗日胜利、解放战争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群众基础。”徐文成说。

  谈起群众路线,徐文成不断感慨:“群众路线是我们共产党的生命线,是我们党积累的最宝贵的政治智慧,更是习总书记强调不忘初心的核心内容。”群众路线成熟于冀鲁豫边区的旧城村,刘邓大军强渡黄河,尖刀连选在旧城,10多万人的部队,从鄄城的临濮镇一直到东阿的张秋100多公里的水面上,一夜之间,撕开了蒋介石能抵40万部队的黄河天险。刘邓大军战略反攻的大幕选在鄄城、郓城一带拉开,很大原因就是因为冀鲁豫边区的群众基础好,基层党组织健全有力。

  邓小平同志在回忆录中,曾感慨地说,“我一生最得意的时光,就是解放战争的三年时间,我们走到哪里都有粮食吃,走到哪里都有群众支持,每一次战斗都是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刘邓大军渡黄河,群众把门板都贡献了出来,光冀鲁豫门板还不够,连济南的门板也卸下来了。那时群众吃得很差,可还是拿出粮食供给解放军,国民党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共产党长期联系群众,和人民群众的利益是一致的,解放战争是人民战争,依靠人民才能做到这一点。”字里行间彰显着群众路线的力量。

  成熟的群众路线,大大缩短了解放战争的时间,成了中国人民胜利的加速器。徐文成说,“冀鲁豫边区的‘群众路线’不仅在解放前推动革命胜利,更在解放后促进农村生产责任制的推行,引领了中国20世纪最伟大的农村变革。”

  据了解,20世纪70年代末,最早让农民吃饱肚子的地方,全国有三处:安徽的凤阳,山东的菏泽,贵州的关岭。这三个地方的领导干部全部来自冀鲁豫。万里曾是冀鲁豫区委委员、秘书长,冀鲁豫南下支队的参谋长;时任菏泽地委书记的周振兴曾任冀鲁豫区齐禹县十二区的区委书记。时任贵州省关岭县县委书记的李清泉,曾任冀鲁豫郓北青救会的主任。

  “冀鲁豫的三名老战友,在相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共同承担着被批斗打倒的风险,推动着关乎民生的同一件事情。这不是历史的偶然和巧合,而是冀鲁豫共产党人践行群众路线,与群众生死相依的一种传承,也是冀鲁豫干部群众观念强、民本思想浓的一种必然体现。”徐文成说。

微信截图_20190703112209.png

鲁西银行遗址

  中国人民银行的前身之一鲁西银行:曾秘密潜伏在李进士堂镇黄河大堤一带

  “作为革命老区,咱菏泽的红色文化资源深厚,我们筹建的史料展室除了体现冀鲁豫边区如何践行群众路线之外,还重点挖掘了关于鲁西银行的红色故事。”徐文成说。

  1940年1月,鲁西军政行署领导成立鲁西银行,最早在东平湖的一个小岛上设置印刷所,后鲁西银行成为冀鲁豫边区的地方银行,发行量大增,发行范围扩大,东至津浦铁路,西至平汉铁路,北至南宫、衡水,南达杞县、太康的广大地区,鲁西银行后来发展成6处印刷所和一处直属印刷厂。

  1942年11月,鲁西银行第二印刷所迁至鄄北李进士堂镇的周李庄、马桥、田楼的地下室,分散工作,一直工作到1945年。在此期间,第二印刷所在基础党组织和当地群众的保护下,没有受到任何破坏,度过了一段难得的稳定岁月。1946年1月,鲁西银行与冀南银行合并,冀南银行更名华北银行,后与西北农民银行和北海银行合并成立中国人民银行,鲁西银行也成为中国人民银行的前身之一。新中国成立前夕,中央政府用人民币1:100的比例,收回曾经发行的鲁西银行钞票,共收回21.2亿元。在物质异常匮乏的抗战时期,鲁西银行为中国共产党募集资金,稳定金融阵地,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发挥了巨要的作用。

  “我们的志愿者在这两年走访了李进士堂镇的周李庄、马桥、田楼多个乡村,佐证了鲁西银行当年就是在该镇附近分散印刷的事实。”冀鲁豫边区抗日研究会秘书长、鄄城县旧城镇中心学校教师李凤亮说。

  2016年,徐文成、李凤亮等志愿者,在李进士堂镇黄河大堤上,自掏腰包为鲁西银行遗址立下了纪念碑。

微信截图_20190703112201.png

志愿者与李景才(右)交流

  幼时见证“鲁西银行”,他拿废钞包书皮

  徐文成、李凤亮等志愿者在考究鲁西银行遗址、探访背后的红色故事时,听过村里很多老人谈论当年有关鲁西银行的事,更曾有幸找到了两位见证人。李进士堂镇周李庄村的李景才就是其中之一。

  跟随志愿者的脚步,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来到了李景才家中。这位已经87岁的老人,身体虚弱、精神萎靡,天气炎热,老人光着上半身,肢体枯瘦如柴,皮肤干瘪起皱,泛黄的皮肤上流淌着岁月的痕迹。

  “大爷,还认识我吗?”看着李景才无神的双眼,徐文成轻声问,“大爷不记得我了?前年冬天我们见过,我还送你一件棉袄呢。”

  “不记得。”老人摇了摇头,慢吞吞地回答。李景才的女儿说,这两年父亲身体每况愈下,记性也不太好了,很多人和事都不记得了。

  但是,当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提起“鲁西银行”时,老人顿时来了精神,“当年银行就在我家,我记得,那时我就十二三岁,经常能看到印钞点工作人员用麻袋装、用独轮车推钞票。”

微信截图_20190703112152.png

鲁西银行发行的钞票

  随着老人的回忆,七十六年前的往事逐渐清晰。据介绍,李景才家在当初的村里生活条件相对好一点,家里有两处院子,东面的是空闲院落,院子下面挖了一处地窨子,就是鲁西银行其中的一处印钞所。“印钞的工人要从我居住的西面院子出入,从西院的一间东屋顺着梯子向下就能走进印钞所。当年我年龄还小,基本没帮上什么忙。”老人说,“银行撤走后,很多印刷失败的废钞,都送给我包书皮了。”

微信截图_20190703112145.png

志愿者与冯延会的儿子冯战玉(中)交流

  他腾出新房,给鲁西银行做库房

  除了李景才,志愿者们找的另一位见证者是94岁的冯延会。遗憾的是,当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赶到冯延会家中时,只见到了他70岁的儿子冯战玉,这位见证者去年就已故去了。

  虽然李景才老人已经故去,但他在世时曾多次给自己的儿子讲述,所以,对于鲁西银行的故事,冯战玉也有所了解。

  “我父亲在11岁时就结婚了,在银行搬进我们家的时候,父亲腾出新房,给银行当临时仓库。这件事,父亲生前曾多次给我讲过。”冯战玉擦拭着父亲的遗像说,“因为父亲当时已经成年,有时候能帮忙,所以与鲁西银行的人交往较多。印象中,印钞工人常年在暗无天日的环境里工作,很多都积劳成疾。”

微信截图_20190703112136.png

  鲁西银行印钞点曾经就在这个院子的地下

  据冯战玉讲述,当时冯延会居住的老院并非现在他居住的地方,老院在黄河滩里,是村子的最边缘处,他们家后面都是杂草树林,印钞点就隐藏在地窨子里。正是拥有这样的环境,鲁西银行才选择他家作为临时仓库。

  “通过李景才和冯延会(冯战玉)的讲述,能够大概还原出当年鲁西银行的生产场景,印证了相关史料的真实性。”徐文成说,“因为鲁西银行的据点在当初属于高度机密,所以,关于鲁西银行印钞点的史料记载至今都比较少,这两位老人的见证是很重要的史料。”

  擦亮菏泽红色文化名片,我们义不容辞

  鲁西银行遗址、黄河滩区的民主民生运动、冀鲁豫边区的首个民选村政权……鄄城黄河滩区里的红色历史仅仅是山东菏泽红色文化的一部分,作为一座具有红色基因的城市,山东菏泽为抗日战争和全国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牺牲和巨大贡献。鲁西南的抗日根据地1937年就在这里形成了规模,千里跃进大别山发端于菏泽,全国大反攻的序幕从菏泽拉开,干部南下的起源地是菏泽晁八寨……菏泽红色文化资源丰富,但打造的红色品牌却没有响彻全国。

  对于菏泽红色文化的挖掘、传承与发展,徐文成感触良多,大有不吐不快之意。他认为,冀鲁豫边区的群众路线从菏泽成熟完善,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农村生产责任制的推行等历史节点上,都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菏泽应该是全国群众路线学习的高地,讲好菏泽群众路线的故事,是挖掘菏泽红色文化的重中之重。但是目前,菏泽的红色场馆、红色遗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等平台基础设施相对薄弱,亟需升级改造,尽快达到与其历史价值相一致的档次和规模,以适应新时期学习之需要。

微信截图_20190703112125.png

战地电话

  红色文化是珍贵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每一处遗址都承载着一段厚重的历史,孕育了特有的精神,正是因为它形成于特定的年代、特定的历史,有着特殊的意义、特殊的价值,无可替代、不可复制,所以我们一直在大力传承和弘扬红色文化,并在传承的同时进行创新和发展。“传承、弘扬、挖掘、创新,为红色文化赋予新时代的内涵和特质,让它在新时代也依然能够焕发出勃勃生机,这是我们的责任。但是,我们在这方面还有很多路要走。”徐文成说。

  为此,徐文成建议,当前,菏泽亟需深入推动红色文化资源开发利用,不断发掘、盘活红色文化资源,深度开发具有菏泽红色基因的特色文化产品,大力培育以革命文物为支撑的研学旅行和体验旅游精品线路,使革命文物在发展中得到保护,在保护中实现发展。同时,要强化红色文化教育,充分发挥红色文化资源独特而重要的教育功能,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尤其是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应该充分运用红色文化资源,注重把握历史与现实的“结合点”,在红色文化的学习过程中深化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和体验。

  徐文成说:“其实,菏泽人民对于自己的红色文化,是非常自豪的。对光辉历史的铭记、对英烈的怀念、对红色文化的崇敬,是我辈砥砺前行中强有力的鼓舞、鞭策和激励,更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使命,我们有义务擦亮这抹‘菏泽红’。”(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 武霈)

文章关键词: 红色 故事 菏泽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