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诺贝尔奖:我们搞的是笑,更是科学

2018-09-19 09:40:10   来源:中国青年报 浏览:8084

       影视界有评选年度烂片的金酸莓奖、金扫帚奖,传媒界有失败新闻摄影展,科学界的笑料担当必须属于“搞笑诺贝尔奖”。

  诺贝尔奖要正装出席,向瑞典王室敬礼;搞笑诺贝尔奖则是爱穿啥穿啥,(还有人打扮成蜜蜂),但需向瑞典传统肉丸子敬礼。

  诺贝尔奖杯设计精美,有巨额奖金;搞笑诺贝尔奖的奖杯更像是小学生手工课作品,奖金也挺巨额——10万亿津巴布韦币,约等于0.2元人民币。

  科学是严肃的,但是欣赏科学的方式却不一定严肃。

  在28年的历史中,生物学奖颁给过人类如何自制假肢以便混在山羊中过日子;经济学奖得主之一从销售和市场营销的角度,对石头的性格进行了研究;诊断医学奖有开车过减速带,不疼就是没有阑尾炎;文学奖是我们仍未知道,为何所有语言里都有“Huh(啥)”这个词;物理奖有当人踩到香蕉皮时,鞋底和香蕉皮之间的摩擦力;心理学奖发现晚睡的人更加自我欣赏;和平奖则研制出将炸药制作成钻石的方法……

  有个获奖课题还有哲学般的痛彻心扉:浪漫的爱情和严重的强迫症从生物化学上讲是难以区分的。

  再来看看今年的幸运儿。医学奖颁给坐过山车能帮助排出肾结石的研究。不少泌尿系统结石患者体内的结石“不翼而飞”,他们跟医生报告时,都不约而同地提到此前坐过美国迪士尼乐园的过山车。

  医生琢磨,这事也太巧了,本着科学研究的严谨精神,做了个实验。将3枚不同大小的结石放在硅树脂做的肾输尿管人造模型,里面装上真尿。3枚石头坐了20圈巨雷山山矿车过山车,分别记录下初始位置、乘坐列车区域、最终的位置等。结果发现,坐在过山车后部甩掉结石的成功率为64%,而坐在前面的成功率为17%。“结石与尿”的过山车之旅,最终发表在《美国骨病协会期刊》上。

  今年还有中国人拿了搞笑诺贝尔经济学奖,喜大普奔!他们的研究课题是:使用巫毒娃娃对老板进行诅咒是否有效。这个由自中国、加拿大、新加坡和美国人组成的团队发现,拿针扎小人,不仅让你心情更好,还不会被炒鱿鱼。

  “我们想了解为什么下属会对老板进行报复。我们都知道,对老板大吼大叫对你的职业生涯不利。那么报复的作用是什么?为什么人们这样做呢?”团队成员说,他们专门研究职场的攻击行为,人们在试过虚拟巫毒娃娃后,“一些邪恶想法被‘暂停’了”。

  尽管搞笑诺贝尔奖充斥着“无厘头”,但却是实实在在的科学,所有获奖的研究都曾在著名学术杂志上发表。它一贯的宗旨是,先让人捧腹,再引人深思。

  荷兰物理学家安德烈·海姆利用磁悬浮技术浮起一只活青蛙,因此获得2000年搞笑诺贝尔物理学奖。10年后,他和学生凭“有关二维石墨烯材料的开创性实验”一举夺得了201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每一年的搞笑诺贝尔奖,都有真正诺贝尔奖得主参与颁奖典礼并和新晋得主握手。相信这两只手之间传递的同样是对科学的激情。

  只不过其中一只会在握手时偷偷挠你手心。戏谑是贯穿整个搞笑诺贝尔奖的主旨。它卸下科学冷峻的外表,抛开了晦涩的论文腔调,也没有一般奖项竞争的紧张感,从头到尾,让人看到的是科学家作为普通人对生活和科研的热爱,以及科学与生活之间温暖的距离。

  所有获奖的人中,有一个令我印象最深刻。它是颁给虚拟人物做过的虚拟研究:上世纪,有人发现了宇宙中最重的元素Administratium。

  它原子数是0,在氢氦锂铍硼之前,它有1个中子,125个助理中子,75个副中子和111名助理副中子,一个没有质子或电子的元素,原子量竟然有312。

  缺乏电子,所以Administratium是惰性的。懒到什么程度呢,1秒能完成的反应,加入Administratium后反应拖延了4天,并且它还有毒!

  这种元素广泛存在于自然界,尤其喜欢停留在政府和企业最大的那张办公桌上。科学家想尽办法来剔除毒性,防止它的破坏,但目前为止仍未发现有效的方式。等到突破的那天,估计能再次拿搞笑诺贝尔奖。

  对了,Administratium的中文名叫:“官僚”。(杨杰)

文章关键词: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
返回顶部 关闭